所在位置:首页 > 警钟长鸣 > 正文

一百元钱

时间:2018/7/24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

“老公,裤子扔进洗衣机前先看看裤兜里有没有东西,省的裤子洗出来粘得到处是纸屑。”对于缺乏生活经验的老公,做家务前我总习惯唠叨两句。“老婆你看,裤兜里有100块钱,也不知道啥时候放的,哈哈哈。”老公高兴地向我展现他的战利品。“这说不定是你藏的私房钱,你自己都忘了。”我半真半假地试探道。“怎么可能,我没那么傻,把钱藏在裤兜里,洗坏了就白瞎了。”老公一脸无辜地答道。

裤兜里的一百元,让我想起母亲的故事。1998年前后,由于经济转型国企改制,许多企业职工下岗自谋出路,母亲也在其中。由于以前在印染厂工作,比较熟悉布匹生产加工工艺,母亲就在家附近的农贸市场里做生意,专门销售各类窗帘、床单被罩布料,顺带帮别人裁剪裤边。记得那天我已经放寒假,在家帮忙照料生意,早上刚把缝纫机头架好,就来了一个男顾客。“大姐,这边裁裤边吗?我这个新买的裤子有点长,能不能给裁个边?”男顾客问道。“没问题,先帮你量一下裤长。”母亲一边应承着一边熟练地拉着皮尺量尺寸,“三尺二裤长”。母亲自言自语把数字写在取货单上。“我一会儿买完东西来拿,裤子放你这儿,回头给钱啊。”顾客拿着单子就匆匆离开。

“妈,你干嘛把整个裤子都熨一遍啊,我看别家就熨一下裤边,来裁裤边大都是新裤子,干嘛再熨啊?”我不解地问道。“你别小家子气,裁裤边顺带熨下裤子能费你多少力,你做的好顾客满意,下次还来照顾你生意。”母亲边教育我边用蒸汽熨斗熨裤子。母亲发现裤兜处怎么都熨不平整,感觉里面有东西,随手一掏,发现裤兜里竟有100元钱,母亲顺势就将钱放进自己的腰包里。这一幕我恰好看到,当时脑子一下子就蒙了,这件事如果是别人做我表面上肯定装作没看见,但心里一百个鄙视。可是面对母亲,我实在无力谴责…想想母亲辛辛苦苦裁一个裤边又要剪裁又要熨烫才收一块五毛钱,一百元相当于裁多少个裤边啊?!这么冷的天,我们在外面从早到晚冻一天也挣不了100元……瞬间我沉默了,想了各种理由安抚心里的不安。

“大姐,我的裤子好了吗?”上午那个男顾客来取裤子。看到他,我感到不安,趁机招呼其他顾客回避一下。“好了,好了,早好了。”母亲将做好裤子递给他。“多少钱?”顾客问道。“裁个裤边能有多少钱,一块五官价,全市场都一样。”母亲应答到。“长短正好,手工不错,谢谢大姐了。”顾客边说边把钱递给母亲,准备离开。“大兄弟,别急着走,我还得给你钱。”母亲从腰包里拿出100元递给他。“这是啥钱?裁个裤边还买一赠一啊?”顾客不解地问道。“这哪是赠品啊,这是你裤兜里的钱,方才我熨你裤子发现的,我就寻思这裤兜咋就熨不平,原来里面有钱啊。”母亲解释道。男顾客一拍脑袋笑道:“忘了忘了,这是刚才买裤子剩下的钱,顺便就放在新裤子里了,大姐你人真好!”“这是应该的,这是你的辛苦钱,我这边人多裤子多,怕整乱了,就先帮你把钱收起来。”顾客高兴地离开了。

一瞬间,我释然了,安抚内心的一百个理由毫无意义,误会母亲让我深感愧疚。裤兜里的100元,那份不属于自己的财富,时刻提醒我在面对诱惑时,把握好尺度、分得清你我。(吴蒙)